凉山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修仙界学霸 530.第530章

发布时间:2020-01-18 10:46:35 编辑:笔名

修仙界学霸 530.第530章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你也只能去修炼焚心咒来以毒攻毒,抵消过量薄荷糖带给你的寒冷了。”

“什么?”听完药老的办法,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我刚才就是因为焚心咒才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现在你又要我修炼焚心咒,你究竟是想帮我,还是想害我呀!”

药老冷哼了一声,淡淡说道:“刚才就是你不听我的话,才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这次你还是不听我的话,我可就实在是帮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虽然对药老的办法的确是有些不满,但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他还是觉得要冒险试一试。

与其呆坐在这里被冻死,还不如冒死拼上一拼,说不定还有重焕生机的可能。

“那好!我就听你的!”

说完,努力控制住不断颤抖的手臂,伸进口袋里,拿出刚刚抄好的焚心咒心法秘籍,展开,看了起来。

一边看,一边在心中默念,虽然不能理解字里行间的意思,但总觉着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吸引着他不断继续念下去。

随着不断将这焚心咒心法的层在心中默念,他在心中默念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慢慢的,他感觉到胸口里有一团火焰渐渐形成,而且越烧越旺,有种向外喷发的趋势。

也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刚才由里到外的寒冷感在这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了。

“小子,快停下来!”药老一看脸上变得血红而炽热,立即喊道。

也想及时停止对焚心咒的修炼,可无论他怎么做,就是无法停止下来,心里不断把焚心咒的内容重复着。

“快点闭眼!”药老看依然没有停止修炼,便更加大声地提醒道。

此时的正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整个身体像火焰一样燃烧着。他的神智竟然也有些不清楚了,眼前一阵模糊,头脑发昏,似乎这团火焰把他的脑袋给烧坏了。

听了药老的话,立刻闭上了双眼。

可尽管如此,他的脑子里还是一遍一遍重复着焚心咒的内容。

“药老,我闭上双眼还是停不下来怎么办?”

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衣服全都被汗湿透了。他的丹田处虽然热血翻滚,似乎有强大的力量喷涌而出。但他的身体其实已经非常虚弱了,好像提前把储蓄很久的力量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药老着急地说道:“快把你刚才牢记在心中的心法倒着念!”

其实心里也明白,如果现在不控制好,很有可能就会走火入魔,产生严重的后果。

所以,不敢犹豫,立刻按照药老所说,将脑子里记住的心法倒着在心里过了一遍。

果然,这一遍心法倒着念之后,发现体内火焰燃烧得慢了一些,呈熄灭的趋势。而且他的甚至变得清晰了许多,没有了刚才的迷蒙之感。

“别停下!继续念!”

虽然李显感觉自己的情况有了好转,但药老的语气依然很严肃,没有一丝好转。

听到药老这么说,也不敢大意,立刻按照药老所说,将心法倒着念,继续重复了下去。

终于,一共将焚心咒的心法倒着念了九遍,才觉得身体的燥热感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来自于丹田处的温热。

仔细感知着这些许温热,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紧接着,他运转体内灵力,将全身的筋脉打通,让丹田处的温热可以遍布全身。

盘膝而坐,在这夜深人静的街边,紧闭双眼,仔细感知着体内每一丝灵力的变化。

药老看没有了走火入魔的危险,也逃离了焚心咒的控制,便也放下心来,不再去理会了。

过了四十分钟,才缓缓睁开双眼。而他的表情却变得非常兴奋,似乎白捡到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药老看到睁开眼,下意识地放出意识,去感知四周的情况。谁知他不小心窥探到了的修为,把药老吓了一大跳。

“小子!你竟然一下子突破了二年级初期的束缚,晋升到了二年级中期的修为!”

也是感到非常惊喜,他笑脸嘻嘻地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仅仅花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就能够突破一个小等级的修为。要知道,一个小时之前,我的修为还仅仅是二年级初期的样子,而且没有什么积淀,距离二年级中期还比较远。真是没想到,我的提升会有这么快。难道这都是焚心咒的功效吗?”

药老沉吟了片刻,说道:“这个也不好说。你的体质本来就是一种特殊的体质,到现在老夫也还没有想明白,不能给你解释清楚。而这焚心咒更是一种奇怪的心法,它产生过很多次奇迹,可能让修仙者的修为在一瞬间得到大幅度提升,也可能让修仙者的修为在一瞬间大幅度降低。无论什么情况,都是有很大可能的。”

挠了挠头,笑道:“无论怎么说,修为提升总是好事情,管它来源于什么呢!能够达到效果就好了。”

“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你还是快点去扬家吧!万一让他等着急了,你的任务可就更难完成了。”药老提醒道。

想了想,觉得药老说的有道理,便立刻收拾好心法秘籍,原封不动地装回到口袋里,然后向着扬家飞速前进了。

半个小时之后,来到了扬家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扬果然在家中静等着,此时他正坐在沙发上猜测着此次前来的目的,可又百思不得其解。

以扬的性格,要是不做好心理准备,恐怕等一下他就会感觉自己很被动,许多事情都难以为继,不能达到他满意的程度。

现在他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知道这是来了,便整理好了着装,走到门口,给开了门。

“张老师,您好,我来了。”很礼貌地说道。

扬把门全部打开,给做了个手势,面带微笑地说道:“果然准时啊!快请进吧!”

“现在你大概可以把你的来意告诉我了吧?”扬虽然面带微笑,但心中实在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此次前来的目的了。

淡淡笑道:“张老师认为我来是为了什么?”

说实话,尽管扬在来之前一直在猜测着的来意,可直到现在,依然无果。他实在是想不到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想不到什么东西能建设起沟通两个人之间的桥梁。

“不瞒你说,除了上次咱们两个有了一次误会之外,我实在是不知道在咱俩之间还能有什么交集。”扬老实说道。

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就说出了来意:“其实我的来意很简单,就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扬瞳孔微缩,紧紧盯着的眼睛,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力量,能够让一个小学生敢如此淡定地面对着一个初中生,而且还是来做交易的,这就更加需要勇气了。

“我这个人好像不太喜欢做交易,可能这位同学你来错地方了。”扬毫不客气地说道,就是要看看到底是不是有这个胆量。

大笑道:“恐怕张老师见到我拿来的东西就不会这么说了吧!”

“哦?你还真得到了好东西?”虽然扬的口气是在疑问,但他的心里早就给了一个否定。他认为,就算一个小学生能得到再好的东西,放在初中生的眼前,还叫事儿吗?

似乎看出了扬的心思,便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带来的是一本心法秘籍,我相信张老师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的。”

说到“心法秘籍”的时候,扬的眼睛都亮了,一来是因为他对心法秘籍本来就非常感兴趣,二来是因为他一直怀疑就是那天晚上偷看他和董建对战,并趁机拿走至高心法《唐诗三百首》的人。现在既然主动找上门来,他自然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反正也不用承担任何的后果。

如果一会儿拿出的心法真的是那本他梦寐以求的《唐诗三百首》,恐怕他是不会轻易让好死的,至少也要碎尸万段才能解气。

可如果拿出来的要不是那本《唐诗三百首》,扬倒真是有些犹豫了,是真的按照所说的做交易呢?还是杀人夺宝呢?

还没等扬在心里作出决定,已经故作神秘地把手伸进口袋,缓缓掏出那十张他手抄下来的心法秘籍了。

看着把那十张白纸放在了扬眼前的桌子上,扬都已经乐疯了,“孩子,你这是在逗我呢吗?这就是你所谓的心法?你确定这些不是你的家庭作业?”

由于的字迹歪歪斜斜,行与行之间、列与列之间都不太规整,所以真的很像是的家庭作业。

被扬这么一问,也有些尴尬了,眼前这种情况真的很像是学生在找老师批改作业。

不过,依然面不改色地说道:“还请张老师看看内容再做决定吧!要不然,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你会很后悔的。”

扬轻蔑地一笑,在心里说道:“我看你这个小子是吃多了吧?还是脑子让驴给踢了?怎么这么不正常呢?”

可他还是给了一个机会,他想看看到底能有什么花招。

“好吧!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心法到底有什么高深莫测的地方。”

说完,扬一把抓过这十张写满密密麻麻小字的报纸,很不屑地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他的眼神忽然由涣散变成了凝重,原本一目十行的看法也变成了一字一句的仔细阅读。

他忽然变得紧张了起来,脸色也越变得越来越难看了,似乎看到了什么令人震撼的东西。

“这……这是?”扬非常紧张地问道,好像已经猜出了这本心法秘籍的情况。

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你没有猜错。这就是那本流传了很多年的心法古籍《焚心咒》!”

“焚心咒”三个字一出,尽管扬已经料到了这本心法的情况,但还是大吃一惊,眼睛忽然变得深邃起来。

沉吟了片刻,扬忽然叹息道:“当时我年少轻狂,刚刚进入到初中进行学习,就久仰这本心法秘籍了。据说这本《焚心咒》如果找到了正确的途径,练好了的话,修为很有可能一日千里,远超同龄人之上。可如果误入歧途,多半是走火入魔,修为止步不前,永远不能在修仙之路上展露头角了。”

听扬这意思,似乎现在对《焚心咒》已经不感兴趣了,有些担心地问道:“那你现在已经不想修炼焚心咒了吗?”

“话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我现在心境出现了问题,我需要仔细考虑一下了。”扬的神情透出了无限的纠结。

早就料到扬会犹豫不决,所以他这时忽然大笑了起来,引起了扬的好奇。

“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认为我的考虑不应该吗?”扬好奇道。

深吸一口气,慢慢运转起了丹田处的灵气,刚才他的修为刚刚晋升到了二年级中期,所以现在他体内充盈的灵气让他也有些吃惊。

但是这种吃惊的神色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自信。

就是要让扬看到他修为的变化,有了资本,就是要拿来炫耀的。

“你难道已经晋升到了二年级中期?”扬果然吃惊道,“你上学以来才不到半年的时间,以你的先天资质,能够修炼到这种地步,真是太令人出乎意料了吧!”

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的修为本来已经很难提升了,就是因为我偶然发现了这一本《焚心咒》心法古籍,才能够让修为一日千里,到达了现在这个地步。现在我已经克服了自身发展的瓶颈,超越了同龄人。你难道不羡慕吗?”

扬愣住了,眼前这个小学生怎么敢这么对他说话呢?难道他身上真的有神秘的力量相助?

他的这本心法古籍又是从哪里得来的呢?

这些他都不得而知,他想一股脑儿全让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可他又不知该从何处开口提问为好。

炎陵县中医院
天水市中医医院
郴州治牛皮癣疗法
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潍坊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