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原罪未央 百九十一章 安好;繁盛

发布时间:2020-01-18 16:29:49 编辑:笔名

原罪未央 百九十一章 安好;繁盛

不论哪一个成各自阵营存在的小小世界是否正发生着巨大的错落崩盘,承载着整个的本体世界依旧凉风有信秋月无边。``し说好听点是这“思娇”情绪不负相怜始终坚定誓言,说难听点是这世界太没心没肺迂腐严谨。

于是,天外依旧黑夜交相分接,只是每一刻度的莫名缺氧都极有可能招致着上演一场稍纵即逝的情意绵绵。完美的匹配,致命的暧昧,想入非非的安全范围,不留慈悲的无路可退――无法放开无法忘怀,无法做到无所谓笑、无所谓哭,每一个人都知道终结都将停靠在瞬息缘灭,但还是依旧耐不住诱惑地投身到这一场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盛世洪荒间,不顾一切,只为能有一次整个世界完全围绕在自己身边。

巴别学院,高二十三班,傍晚,教室里一片黑暗,只有窗外的月亮打着柔和的浅黄色光芒,有些不真实得幻象。

“果然,还是没来吗……“古镜颓然地趴倒在课桌上,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可是却又应和了他的先见预想。

有时,太有眼光也不是什么多让人高兴的事情,失去了逆转的乐趣,就连各种可能性想象也变得有些虚伪做作了。

“少爷,为什么要失落呢?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她不会来吗?我们并没有通知其他的人员,免了不少麻烦的情况,你也不用遭人抱怨白眼了,一切安好啊!”方旭从本子上抬起头来,用手腕背部扶了扶欲向下滑落的银边眼镜,那一双向来无从深入的浓鼠色眸子只有在和古镜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外放内敛许久的柔软。

“阿旭,为什么每次好不容易劳你大驾说出这么大一嘟噜话来却总感觉听起来不这么顺眼啊!”

“少爷。是顺耳,眼睛是听不到我这一大嘟噜话的。”

“真想让其他人也来听听,不爽。”古镜噘着嘴别过头去,沉默了两秒又毛躁地抓抓头发,“还是不要了。”不要别人也听到。

方旭是很特别的存在,只有他才能保护他,也只有他才被方旭相信。所以要好好的。不露痕迹地将他保护在身边,自己看得见的地方――那就只有身边。

“我以为,她会有什么特别呢!起码不该这么胆小懦弱。”古镜嗤了一声。但并不是看不起被提及的对象,“我想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地方,改变了路西法。改变了沙利叶,甚至那个人。他也……”

“好久没有这样了,少爷会对除基德小姐以外的女人感兴趣。”

“那家伙只是条母的鱼好吧!你干嘛老是那她当调侃我的法宝!”

方旭看到古镜瘪着嘴,虽然气得跳脚却也正好印证了他自己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的事实,于是故意再添把柴火。语气跳跃着笑嘻嘻,“屡试不爽。”

“哎……你是我的左右手吧,为什么别人家的左右手都会来点献媚巴结啥的。你就算笨嘴拙舌也该来个什么舍生取义献身卖笑啥的,实在不行唔……”

方旭嘴角抽搐。知道自己再不出手打断还会蹦出跨度更大的幺蛾子,于是为了拯救自家少爷,同时也为了拯救自己,当然潜在意义也有稍微那么一丢丢连带着拯救未来某个时刻极大可能性成为自家少爷夫人的基德?鳞小姐,他毅然决然地打断了古镜梨花带雨、肝肠寸断的诉苦衷情,“少爷,你还是稍微听一下文学课吧,就这一门偶尔给个面子,当是两场小睡间的中场休息。”

“唔唔唔!”古镜一愣,可是因为嘴正被人堵着还说不清话,好不容易等方旭收了回去,他就连呼吸都没进行,完全不体贴自己,就先扯着嗓子嚷嚷震惊,“为什么?”

“我担心,有一天你会连结婚誓词都念成葬礼悼词。”

“暴食?我从不暴饮暴食,每一次都是一小口一小口认真喝着樱桃汁。”

方旭无奈地头一垂,自家少爷已经不是搞不清楚字词那么简单了,现在就连听力都出问题了,谁来救救他啊!他和他!

…………

再次安静下来的时刻,深夜的教室里依然只有两个人。

“少爷,莲城夕夜。”

“恩,就像是她,还有爱德华,都各有心魔。”

“根据隐者的几次报告,莲城夕夜近一直不在状态。”

“原因么,不需我多言,你也应该看透了。”

“爱德华还不知道吧,她是女人。”

“没办法,那男人的视力虽然是超越正常人的厉害独特,但其实有着非正常人能理解的死角,而这足以颠覆他一切自以为是的唯他是从。”

方旭瞅着古镜,直到把他盯得发毛了,已经察觉的当事人都浑身不对劲地尴尬着疑问的时候,方旭才开了口,“你不是说,恶(二)人世界吗?为什么还要通知顾小小开会……”

“她又不会来。”古镜咂咂嘴,忽然两眼绽放起闪闪若星辰的光芒,“哈!小旭旭吃醋了!”

然后,这句话导致的结果就是接下来连续好几天,“淡定”小旭旭都不肯理会“爽朗”小镜镜了。

****

十字路口酒吧,又见巴贝雷特专场。

“我等到樱桃也谢了。”

“樱桃不会凋谢。”

赤梓端着樱桃派来到外间,早就知道自家老板又要上演一场苦情剧,可是可能是因为受到刚才顾小小的影响,他现在实在没心力去跟那位没什么眼力价的妖孽你侬我侬情投意合地对唱情歌。

明明那么有能耐的一个人,为什么从来不把透彻明晰用到正道上,无奈可是就是这样的家伙,自己还总在心里一边从头到脚地埋汰数落着他的一身上下,一边又主动为他的时而妖孽找各种不上道的借口,有种陷入了某个诡异循环的感觉。

看到那红得鲜艳发亮的樱桃派,根本算不上眼花缭乱,一晃间巴贝雷特的衣领间已经多出了一个樱桃样式的围嘴,赤梓怔忪着,直感头大。

只一秒,就只用一秒!这家伙的恶趣味……比想象中还要可怕。

把樱桃派特别沉重地放到男人眼前,巴贝雷特嘴角止不住亮晶晶的口水,拿起刀叉,刚要下刀的一刻,男人忽然眼角一提,春风满面,“哟,小小姐,过来一起用餐。”

回过头去,看见顾小小正好无比正常地从里间出来。

“老板……”

“亏得我心情好,大发慈悲让你与我共享,这一般人可遇不可求哦!”

“哦,好。”

竟然答应了,赤梓愣愣地看着小小走到跟前,走过身边时,眼角浅浅的粉红泄露了才哭过的事实。

下一秒,就是突然的头脑发热,赤梓一个箭步赶在之前冲过去,对着樱桃派就是一个夸张的干呕。

“额……”巴贝雷特跳开,大惊失色,“你、你这是……”眨眨眼睛,摸着下巴思索,“……怀了?”

赤大爷对着巴贝雷特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你才怀了呢!”

然后,逻辑混乱乱成一团,当小猫“铃铛”走出里间,就听见有笑声。(未完待续)

...

渠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国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西宁治疗癫痫病医院
甘肃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宁夏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