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神煌 第四三零章 小赌怡情(求推荐求月票)

发布时间:2020-02-15 20:57:28 编辑:笔名

神煌 第四三零章 小赌怡情(求推荐求月票)

全文字无广告第四三零章小赌怡情(求推荐求月票)

“这些家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轩韵兰那边,也轻声叹道:“是我不好,没注意到这些师兄妹的异动(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其实无什么大碍,只需及时追回就可罗世谢安,都非是泛泛之辈,绝不会轻易被那原九辰算计——”

宗守听得是眉头直皱,这一天时间,都感觉自己人老了好几岁

就是因这几人,也极是聪明,才真正难办那罗世三人若想隐藏形迹,刻意躲开他们〓术的人想要将之寻到,怕是千难万难

说来还是怪自己,这里毕竟不是乾天山在乾天军中,他那些部属再怎么不解,再怎么心存抗拒,也不会违他之命

他所有的谋划,自始至终都与这些人无关,也实在用不上,只当是无用的废棋一般只要他们老实在旁看着就好,故此也懒得跟这些人解释

眉头深锁,宗守的视角余光,忽然望见一个少女身影,正靠着石壁躺着那面貌赫然正是当初,准备以媚心草与姹魔**,算计他的永琴

宗守暗觉奇异,走了过去,而后是轻轻一指,点在永琴的眉心一丝水系的灵能从神霄穴中点入,立时就使少女的眼片动了动

须臾之后,永琴就睁开了眼,望见宗守时,立时是吓了一挑,身子向后缩了一缩也不知为何,那俏脸竟是羞红一片

宗守是心中有如明镜,再清楚不过,这女孩为何会是如此反应

面色却一本正经,只做不知:“你可是因阻拦他们才被击晕?为何不与他们一起走?嗯,能够严守门规,悬崖勒马,不错——”

据他所知,这丫头是对他‘反感’的一个一直在同门之中到处串联,誓要要掀翻打到他这个不称职的万恶‘首席’

那永琴先是一阵茫然,随即就双眸冒火道:“才不是!人家是个说要离开这鬼地方,去救人的——”

随即又黯然道:“肯定是玄叶师侄觉得太危险,才把我打晕在这里!”

宗守了解的把头点了点,忖道原来罪魁祸首是这一位接着就又把视线,斜睨向了初雪

后者一脸的茫然,浑然不知宗守看自己做什么

而旁边的玄术与轩韵兰,却没心思理会永琴的话,都在发着愁,该如何挽回局面

那赵嫣然却神情微动,恢复了平静♀宗守现在还有心思,跟她这小师叔开玩笑,必定是有了解决之法

她一路跟了宗守近一年时光,知晓这世上,只怕少有事情,能够难得住这家伙

却又柳眉微颦,心中涌起了一股不服之意想不通宗守到这种地步,似乎也仍是成竹在胸可当赵嫣然静下心,再仔细想,却依然是束手无策

宗守那边,在确认这永琴,没可能知晓罗世等人的行踪之后,也就再没搭理这傻姑娘—而声音淡淡道:“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世间之事,都存有好坏两面罗世他们离开,也未必就是坏事若布置的好,说不定我等,还可在诛杀原九辰之前,先胜那太灵宗一场”

此地数人,俱是眉头轻挑,都纷纷惊异地看向了宗守以此时的局面,能够不恶化就算不错,宗守却在考虑胜那太灵宗,

轩韵兰的瞳孔微缩,瞬即之后就又恢复了平静当初宗守率着乾天船队,下云瑚猎之时,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结果偏偏是乾天山的船队,丰收而还更以此为契机,尽复失地,雄吞数省

似乎任何时候,都能镇定自若仿佛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

不愧是一国之君,妖族百部的气魄——

“一天之内,我要那乐武县附近的所有地图!”

对身旁几人的视线,是全然不觉≮守猛地用拳锤了锤掌心,莫名其妙的,身躯开始兴奋了起来一双狐耳不自禁的翘起,眼眸里更精芒闪烁,斗志渐扬

“——对了!还有你们的苍生玄龙士的心法锦,也要给我看看!”

本来是想干脆利落的,早点把这次的任务解决之后好安心修行,准备突破七阶,聚结两极阴阳法相

如今能先战上一超试一试那太灵宗的太清乘风剑,似乎也很是不错

这号称无限接近于第九等,半步撼天级的传承锦,他早就想领教一番

只是前世,一直无缘而已,此刻是越想越觉心动!

温和的手段无法解决,那就来硬的,这才是他谈秋的风格!

玄术听得是眉头一阵打结,想不同宗守为何如此自信,那昂扬战意,竟是扑面而来

不过心中,却莫名的只觉一松或者这位首席,真有办法也说不定,

※※※※

三日之后,乐武县城城东大约二十里处,一个小山峰上

整整两百余骑,整齐的排列在内◇型前尖后宽,刚好呈锋矢状

苍生道本堂整整一百五十骑,那三宗六门的苍生玄龙士,也未曾全数离去,剩下了八十余骑的数量,

总共二百四十人,静静的储在此

周围还有着整整二十位六阶还阳境的灵师,在施展着幻法,把此地遮掩

弱水居于正中,一只玄影雕悬于其上,在诸多灵师加持之下一种神通异力,使这小片空间,近乎于折叠

即便有人,无意进入此间,又偶尔仰头上望,也绝无法察觉,这两百余骑存在

宗守立于前方,端坐在马上,闭目养神更把一丝丝细弱游丝的真气,灌入到身下的银鳞踏风兽内一面调节着坐骑的躯体,使始终维持在的状态一面通过此法,加强着自身与这临时坐骑的联系

不止是他的坐骑,换成了苍生玄龙士制式的银鳞踏风兽,黑红色的马甲覆盖№上也穿着一身黑红色的玄龙铠,血红色的大氅,身后更背着一把赤红色的大剑

“那几人已经离去了——”

宗守早已睁目,向一侧的小山上,淡淡看了一眼,那边的几股气息,已经不见了踪影

应该是原九辰的探骑,几个骑士,实力都高达五阶一共二十余个骑队,在乐武县城附近的荒野里,四处寻觅

三日之前,他与这些苍生玄龙士,就已经潜伏在此№多时候,甚至都一动都不敢动其中的辛苦,不足为外人道

却好几次险而又险,被这些人察觉

待得确证这周围,再无有其他探骑存在所有灵师,都是神情微松弱水个把那只玄影雕降下,爱惜的抱在怀里后,又几枚灵丹喂下」这萎靡的黑雕,略略恢复了几分精神

而其余灵师,也将大多数幻法,全数解除√膝坐着,尽力恢复着魂力

“已经是第十波了!这个原九辰,真不愧是西部名将之称,实在是谨慎却偏偏甘为太灵宗的鹰犬爪牙——”

说话之时,玄术是眼神复杂无比的,遥遥看着那乐武方向面上除了刻骨的恨意之外,隐隐然,也有着几分佩服

若非是宗守力排众议,提前三日就领着他们抵达此间的位置,也是出人意料的,不选择那些地形隐蔽之所,又刚好是在这山风酷烈,灵师魂识难以查探得到的所在

只怕他们刚刚靠近,就要被这些探骑发现

说到佩服,他身旁这个家伙,也同样是个妖孽·那原九辰十倍——

话音未落,后面就传来一声嗤笑

“以玄叶师侄的聪明,一定可轻松把那十几位同门救出来,哪里需要你来救她?”

声如银铃,却是出自于宗守与玄术身后,一个被如粽子般的存在

正是永琴,此刻正被捆在一匹马上,浑身都缠着绳索,只露出一张小脸一边说着,一边冷笑

“傻乎乎的藏在这里,算什么本事?很有趣么?”

宗守一阵无语,这些话,估计玄叶罗世那几人,也绝不敢这么说

发现这小女孩,天真是天真了,却不如他的初雪可爱

这女孩他不知怎么安置才好,让此女跟随,怕其捣乱坏事放在那先前的藏身之所,也的此女跑出来,又闹出什么风波

于是干脆将之制住捆起来,带在身边,也算是一次惩戒

不过这三天,这永琴总会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几句好在还算识得大体,使可以宗守强忍着,没制住她的声穴,让此女彻底变成哑巴

本不愿搭理,不过这时候,也确实无聊,于是便坏坏的一笑

“可要打赌?”

“你要赌什么?”

永琴是毫不犹豫,不能弱了气势不过随就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粉面上飞起两朵红晕,又追加了一句:“不准打歪主意!”

宗守翻了翻白眼,忖道你这小身板,我还看不上不过兴致却是淡了几分

“若是你输了,回苍生道宫后,要在所有同门师兄妹面前大喊三声我是小猪,你可情愿?”

永琴犹豫片刻,就一声冷哼:“喊就喊,可是你输了又要怎样?”

宗守却仿佛没听到这句话,抬头望了望空中看这天色,正是午时,那乐武城内,现在一定很热闹

玄术却是忧心忡忡,自己身边这位苍生学宫的首席弟子,只把他们呢玄龙士传承的剑法心诀,看了三天而已,真的能行?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友情链接